gentlewoman的博客

gentlewoman的头像

亚洲男性为什么不能照搬欧洲西装?这是人种问题,不是品味问题

浏览 639

 

亚洲男性为什么不能照搬欧洲西装?这是人种问题,不是品味问题。图我懒得找了,随便聊几句。

 

首先我们从头骨说起。如果你有机会同时拿着欧洲人与亚洲人的头骨就会发现:从顶视角度看,多数欧洲人的头骨最高点是在颧骨中心,颧骨后面颊的骨骼向耳根收缩的趋势非常明显;而亚洲人的高点很靠后,颧骨中心往往不是最高点,后面的骨骼收缩趋势呈向外扩散的趋势。我们能在古代雕塑中明显看到这样的区别,比如希腊雕塑与东方佛像的高点差异。这就是为什么欧洲人的头颅更有立体感,亚洲人看起来更圆润。这也是很多欧洲人身子巨胖,脸却特别显小的原因;而亚洲人稍微上岁数发福就大饼脸一张。

 

从颅骨的整体上看,欧洲人的枕骨比亚洲人高,而且体积偏小,这样就更拉大了立体感的差距。无论怎样,身高不是决定头长的关键因素,而是颅骨的体积与形状。别问我为什么研究这些,我是学雕塑的。

  

gentlewoman的头像

如果刘雯参加年会 | 你猜她会穿什么?

浏览 706

到了每年年尾的时候,“年会穿什么?”就成了每位职场女性的头号难题。既不能过于夸张,又不想淹没在人群中,即使学习了那么多Black Tie、White Tie的条条框框依旧穿不好一条礼服裙、戴不好一条项链……其实,年会怎么穿最得体这件事我们还是要问问刘雯,看看她在出席类似年会这样的场合的时候,到底穿什么?

我们一般看到刘雯出现在红毯派对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形象:

看起来简简单单就很美,但年会上经常看到的形象是这样的:

gentlewoman的头像

Dior(迪奥)的Poison Girl女士淡香水香评

浏览 939

Dior(迪奥)的Poison Girl女士淡香水香评

Dior(迪奥)在2016年1月为Poison推出了新一代的Poison Girl。它是甜蜜和醉人的苦橙、格拉斯的大马士革玫瑰、杏仁、香草和零陵香豆气息的混合,带来"I'm not a girl, I'm poison." 这样的标语。一年之后,在2017年1月,它的新版本,Poison Girl Eau De Toilette也将推出。

Dior(迪奥)的Poison Girl女士淡香水香评

gentlewoman的头像

新香水Balmain Hair Perfume巴尔曼喷发香水

浏览 599

新香水Balmain Hair Perfume巴尔曼喷发香水

Balmain(巴尔曼)品牌的奢华Balmain Paris Hair Couture(巴黎巴尔曼高定护发)系列迎来了Balmain Hair Perfume Limited Edition(巴尔曼喷发香水限量版)。这是一款高雅的喷发香水,融合了丝绸蛋白和摩洛哥坚果精华以滋润、修复和保护秀发,并带来持久的香味。这款限量版是在2016年11月推出的,这也是对签名式的Balmain Hair Couture香氛的献礼。

新香水Balmain Hair Perfume巴尔曼喷发香水

gentlewoman的头像

古董香水: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希思黎)的Eau de Campagne(绿野芳踪)香氛

浏览 453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希思黎)的Eau de Campagne(绿野芳踪)香氛

克劳德·莫奈,《罂粟花》,1873 我们往往会认为“回归自然”作为一个运动来说,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那也是人们集体开始关注生态和全球变暖的伊始。然而早在20世纪70年代,日益城市化的生活便已造就了人们对乡村的向往。毕竟,自从19世纪以来,《阿尔卡迪的牧人》所表述出的“世外我亦存在”便成为了一个古老的故事,而其中的理念徘徊回旋,周而复始。

阿尔弗雷德·希思黎,《阿让特伊山丘上的粮田》,1873

gentlewoman的头像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的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浏览 408

 

从多方面讲,20世纪70年代起到了对接受共享的中性香水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个系列的第一部里,我对鲜为人知的Eau Libre by YSL香氛做了点评,这是70年代的清新香氛,而它的广告也绝对将它定位于中性香氛。男士裤腿的喇叭正直接与仿佛羽翼般的女士长袍所媲美。留长发,对强硬线条的柔化,以及戴上很多首饰,这都意味着男士们能够轻松地穿上某款意在促进人们之间的舒适好感,而非特别强调古板的香气性别化的一面的某款古龙水。沁心的森林香型的芳香在20世纪70年代前期并没有怎么流行;它们伺机在后来的日子里寻得所应有的人气,但那些在70年代初的年头便已经声势大旺的"清新"型或者古龙水类型的香氛已显示出革命性潜质的端倪。

在20世纪60年代初始的食物,到20世纪70年代便囤积;性解放,伴随着社会和政治的改变震惊了全世界。

gentlewoman的头像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一部:YSL的自由之水

浏览 364

正如其名,作为一款致力于展现精神上的一种清新自由的感受的香氛,与当今此类概念香氛的相比,差异实在是让人惊奇。当下流行的“清新”的生活香氛与20世纪70年代的芳香性格截然不同,在那个年代,Eau Libre首次登场(于1975年),这是紧随着魔术师般的高级时装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旗下其他的香氛的推出而上市。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一部:YSL的自由之水

也就是说:闻闻人气香水Dolce & Gabbana(杜嘉班纳)的Light Blue(浅蓝)(女士版的这款,同样也可以很好地被男士穿着),并且思考一下它的性格特征:很甜的一种“干净”,并带着尖锐酸甜,仿佛能让你打出喷嚏来。尽管它肯定是应该喷在干爽的皮肤上的(仿佛医院般的对于梳洗干净的定义,有点潮湿可都是罪恶),但它让人想起的仍然就是柠檬味冰沙!

与例如Diorella或Eau Sauvage(清新之水)(两款香氛均来自Dior)这样的来自20世纪70年代的新鲜香氛相比,你会感受到,这里的是抽象、没有模仿自然气味倾向、强烈复杂的绿色鸡尾酒一般的气息。它们以其十分神奇的气息使你着迷。

gentlewoman的头像

Jo Malone London(祖·玛珑)为节日推出的Orange Bitters香水!

浏览 439

Jo Malone London(祖·玛珑)为香水穿上喜庆的小丑服纹样,迎接即将到来的冬季节日。的确, 现在可能为时过早了些,但你可以将它放入未来备选礼物的购买清单之列。

新香水Orange Bitters已经推出,并且已经在商场上架。现在它被标为限量版,但如果你真的喜欢它,这款香味的命运可能在未来会有所改变,因为众所周知,很多一开始被标为限量版的香水并不是因为香味原料有限,而是因为种种原因,生产商对其销售潜力只抱有有限的期待。

祖·玛珑为节日推出的Orange Bitters香水!

甜橙和苦橙,橘子,李子,檀木和琥珀

我们可以从这款柑橘古龙里期待哪些新元素呢?

在我看来,这里的新元素隐藏在其深邃的果味基调里。Jo Malone以其让人意想不到,却又精彩的香水成分配对而著称。看来在Orange Bitters里,光明和黑暗,苦味和甜味取得了和谐愉快的平衡。有一款来自Jo Malone的杰作可是与这款新的Orange Bitters形成对比,或叠穿再好不过的了,这是 Pomegranate Noir,一款神秘、不易驾驭,却让人感到满意的香味。

页面

订阅 RSS - gentlewoman的博客Q&A ON PERFUME | 香水香氛常见知识问答 | 前往
2016 最新表评 | 持续更新 | 前往

相关阅读

关于手表 关于手表那些事儿
关于红酒
关于搭配
关于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