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E 1,朗格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块手表 | 德国制造

11号导师的头像
浏览 920

早在15世纪,德国的萨克斯地区就发现了矿产,而后当地建立了“玻璃冶炼加工厂”,于是格拉苏蒂小镇出现了——德语中“Glashütter”就是“玻璃厂”的意思。到了19世纪,因矿产开发殆尽加上矿洞地下水泄露以及战争等问题,所以格拉苏蒂小镇的经济陷入空前的危机。

 

这时,德国制表业一位非常重要的先驱Fernand A. Lange出现了。Fernand A. Lange(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师从萨克森宫廷制表师Gutkaes,后游历欧洲,在法国巴黎的Winnerl工作学习四年,而Winnerl则是制表大神宝玑(Breguet)的徒弟,这样算来,Fernand A. Lange是宝玑徒孙。不过Fernand A. Lange并没有见过宝玑本人,他到法国时宝玑已去世多年。游学归来的Fernand A. Lange看见萨克森和格拉苏蒂衰败的景象,于是向萨克森的首相提议引进钟表工业以繁荣当地的经济。后来经过严格审议,政府提供给Fernand A. Lange一笔贷款。于是Fernand A. Lange离开德累斯顿,带着15名学徒来到破败的格拉苏蒂小镇,并于1845年12月7日创立了Lange&Cie,也就是后来A. Lange & Söhne朗格父子公司的前身。

 

而后,阿道夫‧朗格的带领下,格拉苏蒂小镇逐渐成为了全德国最重要的制表地,涌现了一大批的制表品牌,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二战时,格拉苏蒂小镇的制表企业都在为军队生产钟表。因为残酷的战争,格拉苏蒂小镇的制表业开始受到摧残,苏联的飞机向格拉苏蒂扔了炸弹,毁了朗格的厂房。德国战败后,格拉苏蒂小镇被苏联军队占领。在占领时期,苏军大肆抢掳格拉苏蒂小镇的制表厂,各种怀表、手表、航海钟,以及生产工具、图纸、文件,都被转移到苏联,甚至还有制表师被要求转移到苏联。

 

1948年3月3日,朗格公司被苏联军政府征收,朗格家族彻底失去其对家族企业的控制权。

 

柏林墙被推倒后的1990年12月7日,Walter Lange(瓦尔特朗格,朗格家族第四代传人)选择这个特殊的日子(Fernand A. Lange在格拉苏蒂建立朗格表厂的整整145年后)注册新的朗格公司,由此开始了朗格品牌的新历程。

 


 

经过4年的筹备,朗格于1994年10月4日在德累斯顿皇宫展出复兴品牌后的四款崭新腕表。

 

 

这其中就包括今天测评的这一块LANGE 1,朗格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块手表。

 

 

之所以会给到这块手表如此高的评价,那是因为这块手表不仅帮助朗格品牌的复兴打响了第一炮,而且是朗格最为成功产品系列的开山表款,其受欢迎程度至今依然丝毫不减。

 

 

第一眼看LANGE 1,就可以明显感觉到这块手表的不同,表盘具有偏心的设计

 

 

虽然没有一根指针在表盘的正中央,但是并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因为看似杂乱的表盘,其实经过朗格工程师的精心比例设计,甚至被称为“不出错面孔”。

 

偏心的表盘设计并不是朗格品牌的首创,之所以朗格会选择这一设计理念。原因在于,朗格品牌已经沉寂了42年,需要在重新面世的时候给人新鲜感!

 

 

除了偏心设计以外,LANGE 1在表盘上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元素——大日历当然,大日历也不是朗格的首创。

 

并且,在大日历的后面,还有一段小故事。朗格的大日历技术本来是积家的专利。Walter Lange(瓦尔特朗格,朗格家族第四代传人)复兴朗格品牌的时候,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一个人支撑。瓦尔特‧朗格忆述:“我们当时所拥有的寥寥可数,既没有腕表可以制造或出售,亦没有员工、厂房和机器。我们拥有的就是以朗格之名再次制作全球最佳腕表的愿景。” 

 

后来,他就同万国、积家合作。由万国、积家两个品牌以及后面的母公司出钱出力出技术。复兴之初的朗格急需“有特色”“有逼格”的东西撑场面,于是积家大日历的技术的发明人G. Blumlein决定将这一发明给朗格品牌独家使用。凭借于此,l历峰持有了朗格品牌90%的股份,而朗格后人只持有10%。2003年,朗格后人将剩下的10%卖给了历峰,自此,朗格品牌和朗格家族没有关系了。

 

 

朗格首次将专利的大日历显示用于腕表,瑞士专利CH695397,其黄金框架内的数字比一般腕表的大三倍。专利大日历显示由两个独立部分——个位数字盘和交叉十位数字盘组成。两者上下交替旋转,彼此的空隙仅得0.15毫米。所以在每个月月初时,十位数字盘会呈现白板。

 


 

瞬跳大日历显示的切换时间设定于午夜,此过程所需的动力会在数小时内慢慢建立起来。另外大日历可以通过手表左上角的按钮快速调节,按一下日历即可往后跳一天,不必使用调节针。

 

 

表盘右侧有着手动表款非常实用的动力储存显示,双发条的设计能提供72小时的运行能量。

 

 

翻过来后,就可以看见表友们非常喜欢的德式风格机芯。官方叫做3/4夹板,但是这块LANGE 1感觉已经可以叫5/6夹板了。

 

 

基板由德国银German silver制作,德国银是一种铜、锌和镍的合金。一般比率为5:2:2。德国银不含银。德国银接触到氧气时会缓慢地发生氧化,合金表面会覆盖一层黄金锈色氧化层,避免进一步氧化。所以德国银表面可以「不经处理」,不像大多数机芯由黄铜制作,后期再打磨电镀。德国银变老以后就是德国金了。

 

 

由于擒纵轮轴.齿轮轴.发条轴都是直接安放在机芯夹板的孔洞之中,所以两者的摩擦非常大,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会增加动力消耗和磨损轮轴,这样会对钟表的走时精度产生巨大的影响。1704年,NicolasFatio di Duillier, Peter Debaufre 和Jacob Debaufre首创宝石轴承,他们将宝石钻孔,然后将齿轮轴安放在孔洞之中,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机芯中齿轮与夹板之间的摩擦力。

 

那个时代,使用的宝石轴承都是天然的,因为价格昂贵,并不是所有的怀表都会使用。并且由于天然宝石的大小无法确定,为了便于装配和更换天然宝石轴承,所以当时的钟表匠发明了黄金套筒。因为黄金质地较软便于加工,用黄金包裹天然宝石轴承就可以便捷地调节大小,轻松地放入不同的孔洞中。运动越频繁的部位越优先使用黄金套筒,第一使用的肯定是摆轮轴,最后使用的是发条轴。这一点在古董怀表和现代表都能发现。

 

这块LANG 1 机芯拥有9个黄金套筒,并由蓝钢螺丝固定。烤蓝是一种在钢件表面增加氧化层的一种工艺,不仅可以防锈,而且颜色非常美观。

 

 

 

此外,LANGE 1的擒纵系统现备有螺钉平衡摆轮和鹅颈微调。

“Swan-neck”顾名思义,装置的形状像一个弯曲的天鹅颈部,曲线优美而韵味雅致。这个装置常见于德系制表中,辅以手工雕花摆轮桥板成为朗格标志性元素,但这一发明却是美国Howard表厂的G.P.Reed于1867年2月5日登记,美国专利号61867。

 

鹅颈的作用只是用来固定快慢针的位置,以避免在佩戴中因为震动导致快慢针的移动。因为快慢针直接会影响游丝的工作长度,游丝越长,手表走得越慢,游丝越短,手表走得越快。

 

 

手工雕花摆轮夹板。手工雕花和机器雕花的不同之处就是刻花深度.角度.收尾,雕刻人力度大小.方向的变化都会让其产生千差万别,而它的美就在于它的变化多端。

 

(百达翡丽机芯的倒角)

 

(朗格机芯的倒角)

至于很多表友关心的机芯打磨,经过和百达翡丽对比后,可以确认。百达翡丽倒角的光洁度和线条更流畅,而朗格表在光学镜下面出现了不规则的波动,原因朗格倒角完全采用手工打磨抛光,而百达翡丽肯定是用数控机床刷的。而从肉眼上看去,百达翡丽因为机芯镀铑呈现了一种冷冽的感觉,而朗格的德国银因为氧化所以呈现了暖金色。

 

 

最后用仪器测试了一下,精度结果属于正常范围,不差也不优秀。(本次测试的是一块旧表,非全新)

Tags: 
Q&A ON PERFUME | 香水香氛常见知识问答 | 前往
2016 最新表评 | 持续更新 | 前往

相关阅读

关于手表 关于手表那些事儿
关于红酒
关于搭配
关于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