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和香味: 眼见为虚

11号导师的头像
浏览 326


柏拉图的“洞穴之喻”展现了由感官获取的知识所带有的缺陷:当人们被束缚在洞穴中不能回头观望,他们能见到的只是从他们身后走过的人或物投射到洞壁上的影子,而非人、物最真实的形态。试想,如果真的有那么一群人,而比喻中的影子是对他们来说唯一有意义的知识来源,这不禁让人发问,在那样的世界里感知到的会有多么不同呢?

作为中英文流利,并且每天都会接触并使用这两者的我,有时候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忘记双语或多语言人士得天独厚的那份幸运。这份游刃有余的语言优势在面对香水时尤为突出。毕竟,对于那些并不像我们这样对香水热衷的“普通人”来说,认识某款香水的近乎唯一途径便是通过已经被社会约定俗成,或翻译好的香水名了。然而,特别是在带有译名的香水里,这些名字带来的意义往往与源语言所期许的要有所出入。(当然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我并没有对原文或译文的褒贬倾向。)否则,著名的意大利押韵“traduttore tradittore”(译者即叛逆者)便不会存在了。

Plato's Cave, Flemish School, 16th century, Musée de la Chartreuse, Douai, France (Photo: public domain)

然而语言文字与香水之间则构成了极为有趣的组合。

设想,放在我们面前的是完全一致的香水或气味,并且我们必须对其加以描述。大家能很理性地推断出,每个人所给出的分析性描述会大同小异,而个人对该气味的联想却会千差万别。也就是说,我们多多少少闻进的是一样的气味,但产出的描述的却是非常具有个人风格的图画;当然了,在这里,有某些嗅觉缺失的人们的反应不列入考虑范围。Juliett有篇很有趣的文章,谈及类似的话题,思考着《当我们谈香水时我们谈些什么》:

"在我看来,我们对香水感兴趣的曙光在较为尴尬的情形下很快暗去,例如,和某个并不是那么地对香水感兴趣的朋友的对话。有时候,亲戚们会让你推荐香水,或者你的某个在过去五年里都用Miss Dior用得有些审美疲劳的朋友需要建议。人们将你作为专家看待,对你说些诸如此类的话 ‘你有几亿瓶香水,你什么都知道,’ 然而,尴尬的时刻来了。你开始问对面的人,那么那是什么样的新鲜,她/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花香,然后开始幻想…然后在突然间你明白过来,其实所有人需要的东西只是‘一样的,但不太一样的’。" —— Juliett

让我们设想一个和以上提及的十分相似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在我们闻到香味之前,或者在我们闻到香味之时,一些额外的语言信息,或是针对个人的、极为不同的语言元素被加入了。这些语言元素有意无意地,驻扎进了我们的潜意识。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仍然可以自信地觉得,所有人闻到并体验到的是完完全全一样的,不带任何外界干扰元素的气味吗?或许我们很难否认,下意识地或是无意识地,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早已透过千差万别的有色眼镜看眼前的事物了吧。更糟的是,在任何人特意影响你的看法之前,你的母语或常用语言便已经能先入为主地限制了你能“看见”的东西了。正如往搜索引擎里输入中文,得出的搜索结果也大多为中文一样,反之亦然,那些只能搜索英文字母的人们往往一生都不会看见方块字的搜索结果。有时候,不同的语言所给出的结果永无交汇,就像将人们分开放入了两座柏拉图式的“洞穴”里一样。尽管实质上和理论上来说,当世界各地的人们闻到同一款香水时,他们闻到的是同样的香水的型相,但仅仅是所用语言用词的不同,便能影响、并让不同的人闻到不同的味道,更不要说这里还有文化背景以及社会经济地位的不同所造成的干扰因素了。

在这里我想再深一步探索的是,当语系之间的确存在着一些难以逾越的迥异,对于香水,在没有对等意义的翻译时,不同的语言版本名称带来的理解隔阂有多大呢?这次的观察范围,为了简化比较,我只想把它限于一些已有的中英文官方香水或香水品牌的名字。 希望这样,能架起一张桥梁,使那些被困在英语单语“洞穴”里人们和我们困在中文单语“洞穴”的人们都能以轻松的心态来看看,看看其它“洞穴”人看到的洞壁投影有什么不同。

首先,在公布任何的非语言专业者水平的发现结果之前,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就是这个故事点燃了我的好奇心,使我对同款香水不同区域化的名字而感到好奇。几年前,我爸问了我的意见,看看买款雅诗兰黛的“摩登都市”作为礼物是否可取。由于我居住在澳洲并且每每谈及香水时一般使用的是英语,自然的,我在心里做了个直译,嗯,那就是“Modern City”了。我很快做出了结论,这款所谓的“摩登都市”不存在啊,并且生怕我可怜的老爸不懂香水,即将上当受骗买到假货。然而,他坚持告诉我这样的香水确实存在,而且还是在很正规的商场里呢!我不由好奇地改变一贯的英文输入习惯,键入“Estee Lauder Modern City”的中文,“雅诗兰黛摩登都市”。我满以为可以找到些很山寨很假的香水图片,可以证据确凿地给我爸看,并阻止他买下一瓶会使他送出去后便尴尬万分的香水。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爸所谓的“摩登都市”确有其物,而且还是正品!只是,任何说英语的国度里被标识为Sensuous(直译: 感性的,敏感的),在中文的国度里却是“摩登都市”啊。

图片来自: detail.tmall.com

好了,接下来我想向大家展示一下我对香水翻译名做出的归纳总结。值得声明的是,这些都只是我个人,作为一个双语者的观察和搜索结果,并不具有科研性或语言学学术性。让我们以轻松的心态来对待,以不熟悉的名字来重温我们所熟悉的香味吧。

主要原则1 – 音译,以语音来还原原来的香水名…这真的是完全原汁原味再现吗?!

很多品牌名称或香水名称对中文来说可是完完全全的外来词,自然我们在很多地方便能看到音译的结果了。音译为我们带来了两大类产物。他们像是有着截然相反个性的一对同卵生双胞胎。一个是很大胆,大大咧咧直言不讳的孩子。而另一个呢,尽管和同胞兄弟或姐妹长得一模一样,但内心却颇为复杂。

音译双胞胎小A说起话来会是这样的,“这就是我啊,黑白分明,全在这儿了。没什么需要去深思多虑的。”

这类音译的香水品牌或香水名大多是一些人名地名。比如说源语言使用的是英文,那么在英语单语言“洞穴”里的人们并不见得就能比中文单语言“洞穴”里的邻居们从一个名字里看到更多。这样的译法或许让人觉得很无聊,有时觉得不够雅致,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对任何一个永远只会在某一种单一语言“洞穴”里生活的人来说,这或许是最公平不过的翻译了。

图片来自: fashion.takungpao.com.hk

例如,来自Taylor Swift(泰勒·斯威夫特)的Taylor(泰勒)香水, 或者 Miu Miu(缪缪)的Miu Miu(缪缪)香水,商品标价牌上写着的中文名能让大家很直接地了解到,这些香水是根据某个人或某个名字/昵称命名的吧。不多不少。有时候,中文名后顶多会加上额外的四个字“同名香水”,以确保读者们完全领会。

音译双胞胎小B能一点也不做作地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你所看见的我和我所看见的自己是否一样。整个世界充满了不明朗的灰色地区。哦,等等,其实我也不确定我是否就认识自己...”

属于这类翻译的香水名或品牌名,都有很好的音译,但为某个音所取的汉字往往已有约定俗成的、在通常生活中常用的意思,自然,人们往往会从名字上联想它的意思。当看到某个常用汉字时,有意识无意识地,我们会在脑海里对其意思做个备注。要不然,为什么父母们会煞费苦心地为子女选择有着美好寓意的名字呢,要知道,当中文名被写出英文字母时,对于中国人来说几百种不同可能的汉字组合,在使用罗马字母的国家,就只会变成一种一模一样的没有音标的读音了。因此,住在中文单语言“洞穴”里的人们,先天地带有对方块字及其意思的认知和联想优势,或劣势,往往不自觉地、条件反射般为某些香水或品牌按上几分额外的意思。

图片来自:www.mocashanghai.org

比如说,其实名字很无辜的Chanel便遭到不少对香水不感兴趣人士的不公正待遇。Chanel的中文官方网站给出的译名为:“香奈儿”。自然,这里的“香”是个常用的汉字,让人们想起芳香,好闻的气味。它是“臭”的反义词。有时经过香奈儿专柜,我往往会听到可能早已厌倦了被另一半拉着购物、对香水不感兴趣的丈夫或男朋友诸如此类的抱怨:“什么Chanel(香奈儿)啊,我没闻到什么香的。它以后改名叫臭奈儿差不多。“

另一个大品牌,Guerlain,是这样的又一个例子。几乎所有我周围并不了解香水或皮肤保养品的男士都不愿试用任何我提及的Guerlain香水。毕竟,对于直男癌晚期患者来说,Guerlain(娇兰),让人想起娇嫩的兰花,或对柔软、温柔、女性化的事物的联想。另外“娇”字带有“女”字旁,估计这只会火上浇油了。而试着说服某个对该品牌早有成见的直男试试娇兰的Habit Rouge香氛只会难于登天了。我想,在Pierre-François Pascal Guerlain先生成立该公司的时候,他再怎么都没有预料到一般的中国男士和他创办公司的产品之间会有难以逾越的鸿沟吧,而罪魁祸首确只是个名字。

图片来自: www.chinaluxus.com

主要原则2 – 意译,旨在更好地传达信息…但是否有时你所获得的信息量未经同意便已翻倍?

意译在翻译领域往往是被推崇的,显而易见的,意译旨在译出内在的意思来。但在这里,我再次的发现了两类产物。它们也像是双胞胎一般。所不同的是,当上升到了意译时,这对双胞胎的羽翼已经丰满,并早已在所选择的天地里驰骋了。其中一个,像是个兢兢业业的理科生,谨慎地按照实验室手册上所列出步骤公式进行。而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呢,早已在创意领域发展,一会来场即兴演出,一会开始伏案写作。

意译双胞胎小A能说出的最甜言蜜语的句子,大概就只有引用Gertrude Stain的“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一朵玫瑰就像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一样).”

这类的翻译在大多数有等同、不含糊、意思对等的词语上运用较多。当意思明确的香水名展现在眼前,意译能使不同语言的读者体会同样的画面。比如说,那些名字选用的就是某种芳香原料的香水,一般不会为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们带来理解上的歧义。

Jo Malone(祖·玛珑)和The Body Shop(美体小铺)都是不错的例子,这两个品牌盛产这类以香味成分命名的香水。带着一本字典,一名去伦敦旅游的中国游客不用费力,便能在Jo Malone买到家人委托他带回国的某款英国梨和小苍兰香味了,English Pear & Freesia来的很直接。某个去澳洲旅游的人,也能轻松地借助手机翻译,在The Body Shop专卖店里轻松的试用耳闻已久的红,黑或or白麝香香水呢。或许,一般亚洲市场的消费者除了喜欢这些香水比较简约的风格之外(光这点就可以打开一个关于文化背景、香水习惯和偏爱方面的话题了,在这里就不深究了),这些香水简单、直译的名字或许也为它们奠定了在中国市场的人气吧?简单、逻辑的名字使生活更轻松。谁不希望在说或输入“橙花”和“Orange Blossom”的最后的最后都能给出相同的结果呢?知道尽管说着不同的语言,在某个特定环境(比如,祖·玛珑的专柜)里所指的是一样的事物,这样的定心丸,哪个偶尔在异国游玩的单语言人士不想要服下一颗呢?

然而,小到一个香水的名字,大到整个语言,在翻译为另一门语言时,我们并不是总能那么幸运地找到完美对等的意思。否则,语言的神秘何在?另外,如果真的凡事对等的话,那在字典完善了之后,翻译或口译行业岂不是早就要消失了吗?真是由于语言的不对等性,我们也能在香水名称的世界里看到一些更为精美,或是让人费解的意译。

图片来自: 9.tcdj.com

意译双胞胎小B随时都能轻而易举地换上一整套符合场景的装束,并且给你最恰当的戏剧性表情,对你徐徐吐来:“当一封来自远方的信里提及了玫瑰,我能看到字里行间的热情和空气中的酒香。婚礼的钟声?早就在背景里响起...”

某个香水名展现的并不一定总是它最初在源语言中的风貌。就像去分析某部文学作品一样,十个人会对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悟出十个不同的意境。因此,秉承着将没有完全对等、需要意译的词语的精神表现出来的宗旨,(与并不一定就会雅致得体的直译相比之下)一些遵循着信达雅的精神而来的译名,和原名的出入便极大了。这些译名无可厚非的,从它们自身来说,其实很美,有的与原名相比还更胜一筹呢。然而,在一般香水名都是从其他语言翻译过来的中国市场,我总觉得,一些更美更诗意的中文名字往往扼杀了读者或消费者对原名所要表达意义的理解;而只会讲英文的人们也错过了不少只有说中文的人们才会能联想到的唯美的画面或希翼。当然,原名译名只有先后,在这里我并没有对其中某个加以褒贬的意思。

图片来自: pic.yesky.com

例如,我有个只会讲英语的朋友,每每被人问起她的香水,她总是推托其辞不大好意思告诉别人她香水的名字。这是因为她一直觉得Insolence听起来太冷艳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然而,我有个一向有点迷信多疑的中国朋友,她想都不用想,便向她的男朋友索要“熠动”作为礼物。这是因为英语单语言“洞穴”里的人们只知道那款甜紫罗兰香水叫Insolence(直译:傲慢,无礼),而对于日常生活中很少用英文的中国人来说,那香味对应的是“熠动”。“熠动”,一个如此热情奔放的词语,往往让人联想起闪耀,轻快,活泼的人物,任哪个中文单语言“洞穴”里的居民也不会狂妄猜测出,熠动的另一面其实充满的是一份傲慢(insolence)呢?

当你在某个迪奥柜台喷着“桀骜”时,多多少少会在潜意识里想象一个狂野不羁,很自信爽朗的人物形象吧?试想,当某个只会讲英语的人拿起只印有简单的“Dior Homme(迪奥男士)”的香水试闻时,整个香味会一下子让人想起某种桀骜的态度吗?

图片来自: edu.163.com

语言是促进沟通有用的工具,但先天自然的对某种语言的依赖往往会在不知不觉中为我们屏蔽过滤掉原本存在的信息。有人觉得,香水在于整个气味本身,什么名字,或是比在你面前的是哪个语言版本的名字并不会影响什么,嗅觉体验才是王道。而另一些人或许会永远地猜想,语言多少会对人有先入为主的影响,那么,如果有这样一个世界,在那里没有对事物的已有概念的干扰,也没有语言,那么我们是否会更加接近香水的真正型相?而所谓的真正型相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模样呢?你是怎么想的呢?

橙花图片来自 www.taobao.com

Yi Shang (怡 商)编辑,撰稿人,Fragran翻译商怡,或者朋友们喜欢喊她Sofia,生物化学系学士,人文&社会科学系硕士(墨尔本大学)。她在中国长大,对香水的兴趣源于儿时对母亲的香水的好奇。现居住于墨尔本,她喜欢这里活泼的艺术和文化氛围,以及美丽的海滩。发现Fragrantica后,她迈上了探索东西方香水世界所带来的嗅觉盛宴之旅。文章来源于:态度网【www.taidupa.com陪你一起 提高生活品质,颠覆新生活态度!请关注我们:我们微信公众号:taiduxiong我们的新浪微博:態爽我们网站:http://www.taidupa.comhttp://www.whosmall.com我们的头条号:http://www.toutiao.com/m51500789370/我们的搜狐公众号:http://t.cn/RVqmEDa
Q&A ON PERFUME | 香水香氛常见知识问答 | 前往
2016 最新表评 | 持续更新 | 前往

相关阅读

关于手表 关于手表那些事儿
关于红酒
关于搭配
关于香水
微信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