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11号导师的头像
浏览 371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希思黎)的Eau de Campagne(绿野芳踪)香氛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克劳德·莫奈,《罂粟花》,1873 我们往往会认为“回归自然”作为一个运动来说,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那也是人们集体开始关注生态和全球变暖的伊始。然而早在20世纪70年代,日益城市化的生活便已造就了人们对乡村的向往。毕竟,自从19世纪以来,《阿尔卡迪的牧人》所表述出的“世外我亦存在”便成为了一个古老的故事,而其中的理念徘徊回旋,周而复始。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阿尔弗雷德·希思黎,《阿让特伊山丘上的粮田》,1873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Eau de Campagne by Sisley(希思黎的绿野芳踪)香氛在70年代中期上市,带来的名字让人想起...乡村。'Campagne'一词在法语中是乡村的意思,当然了,在法国根据进一步的命名区分,它也可以指代好几种特别的公社。究竟对于这款中性香水,调香师Jean-Claude Ellena获得灵感的来源,以及他所希望这所指的是哪个地区,仍然是个迷。但我们可以大胆地猜测,这样的地方一定充满芳香并且带有有着零星的野花的新鲜草原。这里的主线香味倒是更加的奢华,并没有太多大地母亲的感觉。这个新近成立的叫做Sisley的护肤品公司(与同名的意大利时装品牌无关)是Hubert和Isabelle d'Ornano对高质量植物原料运用的景愿。 Hubert d'Ornano同时也负责Orlane品牌,这是又一个带来与自然紧密联系的香水的品牌。 'de vivre à la Française'这份艺术,即法国人的生活方式,突出了夏季带薪休假的那两周的重要性。想要了解这究竟有多重要,还是先让我告诉你在20世纪30年代时法律公布了该条例,而一款精彩的Jean Patou香水也是以此为荣而调制的,这就是Vacances(假日)香氛。

与大多数(由于希腊特有的地形地势)度假会逃离海边或山顶的希腊人不同,法国人往往将海边山顶等与夏季假期划上等号。不管地区大小如何,他们会选择广袤的乡野和美丽的农村。河流和小溪,带有葱郁的葡萄庄园的矮丘点缀在阿尔萨斯峡谷中,而卢瓦尔河区则有着不同的酒庄。(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taiduxiong 我们网站:www.taidupa.com 我们的微博:http://weibo.com/SunnyCher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卡米耶·毕沙罗,《艾拉格尼的教堂和农场》,1895

那里有被晒在绳子上刚洗好的明亮的白床单,在仿佛可以入画的厨房里,墙上挂着锅罐,热情的厨师正在准备丰盛的普罗旺斯美食,络绎不绝的人们,年轻的和年老的,脸上带着不多不少的小雀斑,穿着有些褶皱的亚麻裙和裤子,微笑着,满足地讲述着美好的生活,以及对简单事物的珍视。这里展示的并不是凡尔赛镀金奢华的景象,这里的是平日瞬间里捕捉到的纯洁的喜悦,以及Coco Chanel式定义的真正奢华: "世上有的人拥有很多金钱,还有的人才是真正的富有。"这让我想起了毕沙罗(Pissarro)恬静的绘画风格。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卡米耶·毕沙罗,《田野》,1877

也正是这样的图像,使得法国时装和美容杂志《Elle》在我青少年期为我造成深远影响,并成为后来我对生活理念的追求。漫不经心的高雅也可以是光鲜亮丽的!事实上,这才更是影射出一种要将生活地凌厉尽致的态度。

Eau de Campagne(绿野芳踪)的调制,是起源于贵族d'Ornanos以及对质朴的构想,撞击创造出精彩的悖论。这种对大自然的亲近,是来自这份土壤能培育出的最佳成分带来的简单的乐趣。这样一款带来平凡生活中华丽的香氛,自然出自调香师Jean-Claude Ellena再完美不过了。 正如气味编年史家Annick Le Guerer所写(以下是我自己对法语的翻译): "平淡无奇的气味是他的灵感来源。这些气味或许来自上过蜡的地板,来自干净的床单,来自皮肤,来自手肘皮肤,来自一件旧毛衣或烤面包,来自柔和色彩的油画棒,来自白乳胶。来自稻穗或花店,来自地下,来自Carambar牌焦糖包装纸或Malabar牌口香糖,来自面包店。" 而对于Eau de Campagne(绿野芳踪)来说,主导的其为灵感来自一种崭新的成分:西红柿叶。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这就其创新方面来说是极好的,西红柿叶子有一种同时刺鼻,清色,苦味,以及树叶的甜味。香味评论家Chandler Burr对它的描述是这样的"如同从树上折下的嫩枝般新鲜,如同强劲的牛肉清汤般浓郁"。加以罗勤,整体的香味带来一种纯朴生活的幻境。这两种元素很可能就是某种带有刚刚捕获的野味以及新鲜的蔬菜的浓汤里的材料。然而要取得平衡并非易事情。正如Ellena将已知主题创新“轻盈”地诠释成新颖的概念一般,L'eau d'Hiver(冬之水),就是反复推敲,修改,创意,之后从零重新再来之后的结果。 Sisley推出的Eau de Campagne(绿野芳踪)肯定会有充满绿意的一面是不言而喻的。这里的视觉展现从来就是绿色的。波旁树脂带来了它特有的穿透力,植被-广藿香调协在这里一开始展现的是类似霉的味道。这就是为什么这款香氛在与“镀金”,豪华巴黎风格的对比下并不讨好;它并不是你所想像的一般性的在香水瓶里的味道,作为一款香氛而言,它更像是你在乡间原野放松度假归来后身上和衣服上残留的那份气息。尽管香气中带有"西普"元素(并且这是对Guerlain的Vetiver香根草的点头致意),它并不让人怎么觉得是款灵感来自自然的香氛,并且最好是在耳后使用。和Annick Goutal的 Eau du Sud香氛相似,这里的整个香味里也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肥皂感;这里的皂感并不是玫瑰或茉莉味的,也不带有麝香味,而且它也不是基于鸢尾的,但它的的确确给人沉静和繁荣之感。这或许就是为什么这种香味被用以一款男士用身体精油里。因为这份香气感觉很对。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克劳德·莫奈,《在博尔迪盖拉的柠檬树》,1884 明亮的柑橘元素(带苦却让人欢乐的柠檬,以及精致微妙的佛手柑)加以草本芳香,是为整个香味带来放松情调的成分,并且带来一份熟悉感以及对经典地中海传统的"古龙水"的联想,这种对惬意舒适的联系,远早于十多年之后到处到处流行的对护肤产品的广告宣传创意。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这么多年过去了,Sisley仍然未能超越旗下的第一款香氛,也就是Jean-Claude Ellena调制的,十分鬼斧神工的Eau de Campagne。而且值得我们庆幸的是,这款香味还没有被停产。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卡米耶·毕沙罗,《在艾拉格尼的画家的花园》,1898 如果你错过了上一篇该系列文章,可以通过点击以下链接阅读。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 第一部:YSL的Eau Libre(自由之水) 第二部: Rochas(罗莎)的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三部:Sisley的绿野芳踪 Elena Vosnaki她是一位来自希腊的历史学家,作家。她是网上最受尊崇Perfume Shrine的创始人和编辑。Perfume Shrine是一个独立的网络出版物,介绍与香水相关性息,如香水评价,对业内人士的采访,以及有关原料和香水历史的短文。Perfume Shrine是Fragrantica博客奖的得主,并且入围了众多博客奖项。她的文字得到过2009年的菲菲卓越编辑奖 (Fifi Awards for Editorial Excellence),同时,她也对世界各地的众多刊物做出贡献。

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taiduxiong 我们网站:www.taidupa.com 我们的微博:http://weibo.com/SunnyCher

Q&A ON PERFUME | 香水香氛常见知识问答 | 前往
2016 最新表评 | 持续更新 | 前往

相关阅读

关于手表 关于手表那些事儿
关于红酒
关于搭配
关于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