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http://www.taidupa.com/images/bbs.png

noseknowS的头像
浏览 103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从多方面讲,20世纪70年代起到了对接受共享的中性香水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个系列的第一部里,我对鲜为人知的Eau Libre by YSL香氛做了点评,这是70年代的清新香氛,而它的广告也绝对将它定位于中性香氛。男士裤腿的喇叭正直接与仿佛羽翼般的女士长袍所媲美。留长发,对强硬线条的柔化,以及戴上很多首饰,这都意味着男士们能够轻松地穿上某款意在促进人们之间的舒适好感,而非特别强调古板的香气性别化的一面的某款古龙水。沁心的森林香型的芳香在20世纪70年代前期并没有怎么流行;它们伺机在后来的日子里寻得所应有的人气,但那些在70年代初的年头便已经声势大旺的"清新"型或者古龙水类型的香氛已显示出革命性潜质的端倪。

在20世纪60年代初始的食物,到20世纪70年代便囤积;性解放,伴随着社会和政治的改变震惊了全世界。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香氛,以及比它早推出了一年的姐妹香O de Lancome,真的是站在这个改变的风口浪尖上,并且与为我们带来了五月风暴的学生运动紧密相连。当然了,这两款香氛的营销都是针对女性,但它们曾经(并持续地)被男士们分享。当然它们不显眼,低调不浮夸的包装功不可没。

人们能在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香氛里感受到清新闪耀的柑橘香气的变化,在Lancome的那款古龙水里这种明媚也是无处不在的,这仿佛是走进墙上贴有Tse的海报的居室,燃烧着的广藿香味焚香中带来了赛艇队健康的身体上干净的汗的味道,一切仿佛是电影《The Strawberry Statement》里的一个镜头。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广藿香和橡苔带来的深邃,以及更为芳香的香味气息(这里主要是来自带有胡椒气息的罗勤,这和早期上市的Dior的Eau Sauvage一样,并加以一阵水仙带来的绿意),为Eau de Rochas带来的是一份不安和期待。在这里,广藿香是个有意思的成分,这无疑的被调香师察觉了。显然的,这是对那个时代年轻的嬉皮士爱用的香油的直接引用。据称,在那些新时代店铺里,可以买到的香油的主要成分为广藿香(天然的),檀木(也是绝大多数天然的)以及麝香(绝对是人工合成的)。

作为香味成分,广藿香叶带来的精细和惊喜,不仅仅是一个方面的,它有两重多汁、苦甜的色彩:一方面,是甘草的影子(大多数现代消费者们从对Lolita Lempicka eau de parfum的了解上,便能很清楚这种芳香效果);在另一方面,是巧克力的香气(这是Thierry Mugler的Angel会带来的效果,它本身就是一份广藿香盛宴)。那丝巧克力味是较为黑巧克力的(而非牛奶巧克力),并且与鸢尾里有时会给人的可可粉的味道相比要少了一份灰尘感。它总体带来的是一种让人很开怀的效果,在对的皮肤或用了对的量,它会非常诱人。毕竟太多广藿香在没有洗干净的肌肤上会很快地让人联想起Haight Ashbury街集市的焦躁,而非海崖的广阔。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让人觉得值得推敲的是,Rochas品牌并没有选择去突出这类的联想(特别是鉴于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香氛是对整个花朵力量一代嬉皮士的献礼,水到渠成的方向本应是这样),相对的,Rochas选择带来的是一种对"thalasso"类型的水疗spa的联想("thalasso"是法语中对thalassotherapy,或海水浴的简称)。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这里与水的关联(香水名里有“eau”,然而整个香水成分里却没有任何水元素),来自像凡尔赛宫雪白的建筑物与富维克泉水的相遇,是悬浮的鹅卵石,甚至Carla Bruni的萨科齐模特生涯之前的形象:在某个高端酒店游泳池边地躺椅上,泰若自然地穿着她闪耀豪华地浴衣,或是穿着量身定制衣物,拿着一瓶酒沉思中地模样(多么BCBG的画面啊)。

或许并不是那么出人意料地,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在地中海南部国家,十分受欢迎(我想,在拉丁美洲它也比较有人气吧),在那里这款香味的名字迎来的是显著的赞誉。背景里带有苔藓味的柑橘味古龙真是来自神的礼物啊。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然而,这里真正有趣的花絮,是这款1970年推出的"Eau de Roche(罗莎之水)",直翻也就是“岩石之水”,表达的是山石中喷涌而出的新鲜的水源,这有些讽刺地正好很符合现代意义上"水疗"中心给人的印象。而在那是,这款香氛旨在引用自然,并且带来一分不受拘束的,人类对最原始以及水孕育出来的自然的一分向往。

Rochas作为较有建树的时装品牌已是不争的事实,加以Helene被评选为“世界最高雅的女人”,非常有人气的Madame Rochas(罗莎夫人)在20世纪60年代是该品牌的中流砥柱,自然以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香氛带来的转型不无可取之处。然而这款香氛的创意概念早在1948年便被孕育而生了!这比该品牌的另外一款柑橘味古龙水的推出要早一年呢。提及的那款古龙水,Moustache,它带来的,是更多的皮革风味,特别是开头。它是由久负盛名的Edmond和妻子Therese Roudnitska调制的。Mamounas也对此提案做出了贡献并带来了及富时代精神的创造。

缕缕阳光与影子之间的对比,乐观态度与资本主义现实的冲击,正是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的学生运动的中心,这也许意在消除那些Rochas在近几个丰收年里的广告方向吧。尽管对于现代情感来说,Eau de Rochas(罗莎之水)是"经典",自然也让人感觉很典雅,而非过于老气和城府深,它的年轻和光彩不用展示便自行洋溢。这款香氛至今仍能打个漂亮仗,很好的例子便是装载在钴蓝色包装里的,带着Aurore de la Molinerie的美丽插画2014年限量版(同款香味)。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如果你错过了上一篇该系列文章,可以通过点击以下链接阅读。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一部:YSL的Eau Libre(自由之水)

20世纪70年代的清新香氛,第二部:Rochas罗莎之水香氛 Elena Vosnaki她是一位来自希腊的历史学家,的作家。她是网上最受尊崇Perfume Shrine的创始人和编辑。Perfume Shrine是一个独立的网络出版物,介绍与香水相关性息,如香水评价,对业内人士的采访,以及有关原料和香水历史的短文。Perfume Shrine是Fragrantica博客奖的得主,并且入围了众多博客奖项。她的文字得到过2009年的菲菲卓越编辑奖 (Fifi Awards for Editorial Excellence),同时,她也对世界各地的众多刊物做出贡献。

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taiduxiong 我们网站:www.taidupa.com 我们的微博:http://weibo.com/SunnyCher

Q&A ON PERFUME | 香水香氛常见知识问答 | 前往
2016 最新表评 | 持续更新 | 前往

相关阅读

关于手表 关于手表那些事儿
关于红酒
关于搭配
关于香水
微信关注我们